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校園美文 > 校園散文 > 正文

木林森 ▏我在巾河中學的舊時光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11-12 19:25 閱讀:次    作品點評
文 / 木林森
 
 
 
前幾天在東湖早鍛煉,偶遇曾經巾河中學的老校長吳香圃,正手持嫣紅鵝毛扇與老年大學的一群老大媽們排舞。僅有的幾個男性顯得尤為突兀,老校長嚴肅的表情更是顯眼,讓人不禁掩口竊笑。老校長現在應該七十大幾了,但依然精神矍鑠。只因為他兒子和我同學過,所以印象較為深刻。
 
人到了一定年紀,偶遇一些人和事難免愛追憶過往,上個月的事情或許記不得,但三十多年前的影像卻如電影畫面般清晰,一幀一幀的在腦海中回放。
 
早年的巾河中學屬于盧市鎮下面一個老自然鄉(巾河鄉),行政轄區是周圍的七八個村,過去也配有鄉政府,派出所,還有衛生院,供銷社,采購站,糧站等職能部門。
 
學校緊靠縣河,臨近河堤的一排房子是老師和學生宿舍,前面一排才是教室。一共五間,一個初一班,兩個初二班和兩個初三班。初一初二在一起與初三中間有一個大走廊,走廊兩面墻上都是黑板報或用來寫通知。教室前面下去一大片空地算是我們的操場,只有兩個籃球架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偶爾上體育課老師才會拿個籃球給我們拍幾下。學校公廁在操場西側,與教室還是有一段距離的,起風下雨時甚是不便。
 
宿舍與教室間大約五十米距離,劃成幾小畦種滿蘿卜白菜。東面是一個堰塘,西面是食堂和用來發電上晚自習的機房。中間有一條小路正連接著教室中間的走廊與學生寢室,女生寢室靠西,男生寢室靠東,都是那種上下鋪的鐵架子床。通常都是離學校遠的學生住校,我也被住過兩天,說豬窩一點不過分。因為不衛生,大多數住校生會生一種疥瘡,渾身都是,挑開疤口擠膿的那種,經常需要用藥膏涂抹,好了老疤又生新瘡,周而復始。
 
臨近寢室是沒有廁所的,寒冬臘月月黑風高雪大,有某同學內急到來不及走遠,只能就近菜地旁解決。恰巧被晚歸同學發現了,于是迅速提褲起身鼠竄而逃,跑回寢室里捂上被子假裝睡覺。進到寢室的同學黑燈瞎火地也不知是誰,就故意揶揄道:這么冷跑那么快,肯定沒有揩屁股?誰知那同學還是忍不住不打自招回了句:誰說我沒有,明明有揩過的。如此這樣的小插曲,成為學生時代冬夜的小樂子,讓人如今想起來仍然忍不住笑出聲來。
 
 
離開巾河中學已經幾十年了,我也從當年那個稚嫩的學生伢變成了一個油膩中年大叔,可是無論時間過去了多久,對于自己最后離開的學校依然魂牽夢縈。學生時代的那些人和事總是在我夢境里再現,在夢里我又回到了那間教室,恍恍惚惚總有看不清的試卷辯不清的臉,看見別人都交了試卷而自己的還是空白就緊張到醒來,有時候都不知是夢境混淆了記憶,還是記憶混入了夢境。
 
一個人天馬行空時也會不自覺地回想起過去的老師和同學,眼前依稀浮現出他們的音容笑貌,大多數都能想起他們的名字,只要記得名字就能夠想起相貌。閉上眼睛可以一間教室一間教室地默念這個地方曾經是誰在坐,旁邊還有誰,試圖復盤所有的同學。明知道這一切是徒勞的,還是希望會有新的發現,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心理在作祟。
 
記得初一的時候課程單一,學習還是游刃有余的。也就有點忘乎所以,上課看小說,抄歌詞,想同桌的長辮子……久而久之,到了初二慢慢覺得力不從心,開始自卑。初三的時候已經毫無自信,嚴重懷疑自己并不是懶于學習,而是先天資質不足,還有半個學季都等不及,就以頂班去供銷社上班為由逃離了學校。雖然也曾悵然若失過,但其實也說不上有什么后悔的。
 
最初的巾河中學校長是嚴在庭,后來是周良公,吳香圃。這周校長有點慘,那年大水,讀小學的兒子放學回家,路過橋邊被大水卷走,孩子媽媽傷心過度急火攻心也隨孩子去了,短短幾天失去兩個親人也算是悲慘至極。
 
全校好像只有一個體育老師,所有體育課都是張道國老師包了,據說張老師一家是從上海下放到這里的。往屆同學談笑起來說張老師當初選擇到盧市,只是因為盧市這地名里有一個市字,以為大小還是一個市呢。
 
三年級時遇到一個脾氣很大的英語老師左水林。初始,每次作業交上去幾乎有三分之一作業本被撕,理由是馬虎不工整有錯落,要規范書寫習慣。后來發現這樣的嚴厲還真是有效,只是苦了被撕作業本的同學。那段時間就有了這樣一道風景線,早晨朝讀后爭先恐后到張老師家小賣部買英語本。買不到的同學便三三兩兩溜出學校,沿著老街的青石板路跑去供銷社買,不然一會的英語課就沒有作業本做作業了。
 
 
 
 
在學校最開心的事情莫過于晚上發電機啟動不燃發不了電,我們就可以早點下晚自習找地方去追《霍元甲》《陳真》《上海灘》了。后來這點快樂也被煤油燈取代,天冷發不了電的時候被要求帶上煤油燈上自習做作業,努力的結果是被熏得眼烏面黑,鼻孔里掏出的鼻屎都是黢黑黢黑的。
 
很多年后,再沿河堤經過學校,發現學校已經搬遷,那里變成了一家福利院。安靜異常,荒蕪蕭敗與周圍村莊無二,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喧鬧。就連曾經寬闊奔涌的縣河水也如老婦人的身材般干癟細瘦而波瀾不驚,再也沒有了昔日的活力生機。駐足良久,默然無語,深深失落,知道再也不可能在這里聽到那朗朗讀書聲了,再也見不到那群追逐嬉鬧的同學了,再也回不到那天真無邪的年代了,再也回不去那過去的歲月了。
 
逝水流年,時光不再,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曾經的老師有些已然作古,曾經的同學也散落天南海北。再憶過往,無論得意還是失意,回味起來都是甜蜜。少年的心會覺得所有遇見都是美好,那時的陽光明媚,那時的春風和煦,那時的月華如水,那時的繁星滿天,那時的同學純真無邪;叵胪瑢W們的笑靨,心依然起伏難平,只有這婆娑的夜晚,一如從前,還是那樣美麗。
 
作者簡介:
孫春華,網名木林森,六十年代末出生,盧市人。
    錢柜美文網
    北京时时彩官网平台 正规股票投资平台 福彩好运快三怎么样 河北快三一天多少期 四川快乐12任选5遗漏 华东15选5走势图一定牛 什么叫配资炒股 易点策略 湖北11选5奖励 南粤风格好彩1 德国股票指数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