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柜999美文網(www.qiangui999.com),傾力打造互聯網精彩美文閱讀網站!
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 > 隨筆美文 > 散文隨筆 > 正文

秋天的味道:是蕃薯,是甘蔗,是父親的咸菜……

網友推薦的空間 作者:網友推薦 [我的文集]   在會員中心“我的主頁”查看我的最新動態   我要投稿
來源:www.qiangui999.com 時間:2019-11-18 17:05 閱讀:次    作品點評
童年是一張舊照片。
 
它已漸去漸遠。
 
其實,許許多多人的記憶相去不大。但是,它,黑白還是彩色,只是我們的選擇而已。
 
有時,我就這么去找尋,偶爾見到:一扇木門,一口古井,一輛掉了漆的單輪車。
 
我停下來細細追尋,那一絲契合,那一點熟悉;一縷縷回味著那種久違了的味道。
 
童年,這個時候的秋天,是五彩斑斕。
 
那柿子綴上枝頭,掠過老房子的檐,懸著。在蕭素的秋色中,畫出一抹亮,明麗而又透亮。田邊,青皮甘蔗郁郁蔥蔥,一節節向上抽著。
 
村邊上,那一口池塘,本鋪滿浮萍,現已是稀稀疏疏,枯黃了的葉,散散落落,東一片,西一撮。
 
不知,童年的誰,卷起了褲角,下了水,摸出一個又一個菱角;他裂著嘴,高高舉著。
 
白色的墻,灰色的瓦;湛藍的天,透紅的柿子。有時,會飛來一只鳥,停棲在彎了的枝上,就這樣,天空中多了那么一個黑色。
 
天微寒,風已涼。
 
秋已深,雁南飛。
 
這個時候的秋天,鄉下該是鬧了吧。秋天的記憶,是山里一畦畦蕃薯,是地里的青皮的甘蔗,是父親的咸菜,是“隆隆”磨坊里的年糕。
 
我們或拿著鐮刀,或扛著鋤頭,或抬著籮筐去地里收莊稼。十月份的天,是田里稻谷收割的天。沉甸甸的谷穗,彎悠悠地垂著。
 
父親總是一人扛著單人打稻機,稻筒里放著粗粗短短的甘蔗,還有瘦瘦長長糖杠。比起“雙搶”里的收割,這次收割至少沒那么炎熱。豐收的日子,其實,并沒有太多雀躍。
 
割稻,打稻,曬谷。一次次機械的重復;一滴滴汗水的滴落。第二天,我們爬起床,身上是七零八落的酸痛。
 
有時,我們也去收紅薯。
 
路邊,搖晃著馬尾巴草,彎曲著毛茸茸的須兒,那兒結著鼓鼓的籽兒。那黃色的小花兒清麗地開著,一朵朵,匍匐著。
 
父親一把把鋤頭掄起來,挖出來的是一串串蕃薯。紅皮,有的破了皮,露出白色的肉。褐色的泥硬嵌了進去。
 
妹妹跑過去,把它們一個個,輕輕放進籮筐。
 
秋天,也是鹽菜的好時節。每一年這個時候,我們都會鹽菜。
 
我們在河邊,赤著腳,洗著黃菜。秋天的河,也是歡樂的。我們總是在河邊,一洗著地里收回來的莊稼兒。
 
池塘邊的水,清亮亮,映著明晃晃的天,也映著人們裂開的笑顏。
 
大媽半蹲著,掄起衣捶,一下下敲打著。也有人側著身,往水中舀水。離身不遠處,小伙伴們嬉戲著,一張張臉在一圈圈瀲滟中漸漸消失。
 
洗好,曬干的黃菜,姐姐一刀一刀,整整齊齊切在一個大腳盆里。那是父親專門鹽菜用的。
 
切好后,撒上鹽。父親洗好腳,用力踩。那汁水一層層滲出來。
 
咸菜,有多種。九心菜,很鮮;而白菜鹽菜,吃起來有勁道。咬起來,爽脆。而我最喜歡的還是像榨菜的鹽菜。
 
父親把鹽好的菜,一瓶瓶塞進鮮荔枝瓶,每個星期,我們姐妹帶上一瓶。
 
有時,我會把它們倒在飯盒里,然后放上一片片年糕,中午,開飯時,我再挑上一筷豬油。
 
濃郁青翠的咸菜味包裹著年糕,一筷一筷吃著,盡是味。
 
走在狹狹長長的弄堂里,綿綿長長的味兒濃濃氤氳著:
 
一絲絲的甜香,那是誰家在焐蕃薯。一般,焐蕃薯時,總伴帶著老南瓜,又或帶上玉米棒子。而我家,總會在中間蒸上一盆糯米飯。
 
我們也總把蕃薯:切成條,切成片,切成塊;蒸熟,變成蕃薯干,在褲兜里藏上幾塊,餓了,摸出幾塊。
 
炒著,變成蕃薯棒。但蕃薯棒,一般是過年才炒。母親會放上芝麻桔皮,這聞起來更香,吃來更有味。
 
鄉下的秋天,是多味的。在門口,我坐在門坎上,用手剝落一個個金黃玉米棒子。我們曾把玉米稈子折斷,咬上幾口;也曾去磨坊,那邊正在做年糕,粘粘長長的年糕,蘸上紅糖,吃一口,甜了心窩。
 
院子里,矮墻上,高高曬掛著各式東西,琳瑯滿目。小伙伴們嬉戲著,偷吃著。
 
而在古木屋子里,門緊閉著,風還是透進來,前面矮小柵門“吱吱”作響。灶上白胖胖的豆腐燉著;風響“吱嘎,吱嘎”搖著。我們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熱烘烘地吃著。
 
是那粟子,是那芋艿,或是那土豆,又或是咸菜。味兒,盡情地散著,散著……
 
故鄉的小村,幽幽而又悠悠。仿佛回到了兒時,締連起一串串時光飛緒:
 
那兒草長鶯飛,那兒山清水澈。村口總有一條小河,小河邊開著紫紅色小花,那是不打碗的打碗碗花。
 
春天時,綠油油的稻田一塊連著一塊,老農趕著老牛。秋天時,枯黃的稻草垛一個接一個。
 
而我,奔跑在一畦又一畦的田埂上,跌倒,爬起。
 
我也曾一次次,蹲下身,一次次傻乎乎看著老牛。只因,那一年課本上,有一篇課文,那寫了落淚的老牛。
 
那老牛的一汪眼,綿柔得似水;望著,望著,我落淚了。然后,我每看一次,我就對不諳人事的妹妹說:老牛,會落淚的。
 
這就是,我的小村,小村上的人們。
 
我的童年,我童年的秋天。
 
時間會老去,一切都會帶走。許許多多的東西,已在一天天的日子里,漸漸淡去,淡去。
 
慢慢地,慢慢地,故鄉,老屋,僅僅只剩下那么一個薄薄的點;凝結著,氤氳著,久久地。
 
總有一些東西,永遠刻在了心上。
 
我知道,是那一抹味道。
 
-作者簡介-
 
梅子。走心的,隨心的,隨性的梅子。
 
寫走心的,隨心的,真心的文章。
 
走漫漫人生路,品醇醇人生酒,
 
愿看透人間滄桑情,寫盡世間真善美!
    錢柜美文網
    北京时时彩官网平台 福彩专家预测推荐 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快乐彩12走势图 如何看股票涨跌 陕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甘肃快三技巧与计划 配资炒股可以相信吗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遗漏号 东京快乐8直播 快乐双彩中奖条件